2594 Lynn Ogden Lane

Blog Details

Home   /   战场归来的“无名之辈”丨刘化夷:穷尽一生, 都未走出那场战争

老兵刘化夷。(湘潭日报社全媒体 罗韬 摄)

“战场归来的‘无名之辈’”系列报道②

刘化夷:穷尽一生, 都未走出那场战争

湘潭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冯叶

“我们从战场上下来的人,思想和其他人不一样。”

得出这个结论的刘化夷已96岁,距离抗日战争结束已76年,但那场惊心动魄的战争,仍在他的生命里不停地回响。

伤兵收容所

1939年春,长沙浏阳的14岁少年刘化夷奔赴广西,在国民革命军军政部第113伤病官兵收容所当兵,开始了他的军旅生涯。

伤病官兵收容所是个什么样的地方?刘化夷没去战场,却在这里见到了战场的真相。

1938年10月,广州沦陷。日军欲进攻桂南,伺机实现对中国的彻底封锁。1939年11月,日军在广西钦州湾登陆,占领防城钦州、攻占南宁,切断了桂越交通线。彼时,若广西沦陷,重庆则岌岌可危!国民党部队紧急调军,打响桂南会战,向日军发起反攻,战线环绕南宁数百里,战场硝烟弥漫,响声震天。刘化夷作为看护兵,跟随113伤病官兵收容所流动在横县、来宾、宾阳,灵山等地,巡回救治、运转伤兵。

“有时伤兵转运到我们那里时,已经负伤几天了。有的伤口上爬满了大片蛆虫,有的炸断了胳膊,有的炸掉了下巴,只能吃流食。”那些伤兵的样子,刘化夷一生难忘,有时梦里都是当时的场景,“那些人,都是我的哥哥、叔叔、爸爸啊……”那时的刘化夷离成年还差4年。

由于战事吃紧,需巡回救治,刘化夷所在的收容所只得临时搭建几顶简易的帐篷,包括他在内的9个看护班成员每天拖着200副担架抢救伤兵,从早到晚,一刻不停。轻伤士兵经简单包扎后继续冲锋前线,伤势稍重的则简单处理后转送后方。有的士兵因伤重大出血,刚被送到收容所就身亡了。

战士牺牲后,遗体会被装进一个草绿色的布袋,叫做“荣誉袋”,写上部队番号,就地掩埋。1940年,经过一年的艰苦对决,日军撤离南宁,桂南会战大获全胜。而战场上,荣誉袋却垒成了一个小山坡。

在这个伤兵收容所里,有一件事刘化夷做了重点讲述。“我们部队有规定,不准歧视日本伤兵。”刘化夷说,这让他受到了极大的震撼,战场上,是刺刀相向的敌我双方,但退到伤兵收容所里,只是一个个弱小年轻的生命。

“一开始,日本军人不接受我们的救治,很大脾气,后来我们坚持治疗,他们的反感慢慢少了,最后还会跟我们说谢谢。”刘化夷说,“救治日本伤兵,可见我们中国军人的胸襟和格局!”

中国军人

“中国军人”是什么样子?随着参军时间越来越长,刘化夷见到了中国军人的更多面貌。

桂南会战之后,刘化夷所在部队转移至云南。1941年,刘化夷转入国民革命军54军198师594团通讯排,后又成为团部书记室上士文书。

当时的团长是覃子斌(早年热播剧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团长原型之一)。覃子斌是人,身上带着匪气,性格火爆。“他打仗时,枪林弹雨满不在乎,训练起军队来也是极其严格,”刘化夷回忆,“每天早上,军号一响,他第一个跑出来,首先冲到副团长的房子里,副团长起床慢了,团长拿着近一米长的马鞭就往床上抽。就这样,底下士兵谁敢偷懒?”但团长的对士兵很爱护,“士兵在操练,他总是站在一旁看,亲自指导。”

意外的是,这位粗犷的铁血军人却很喜欢娟秀的字。“字要写得工整干净,不能打一个‘补丁’”的上士文书刘化夷对此最有体会。但这位文书,后来也走进了枪林弹雨中。

1942年春,日军入侵缅甸。中国应英军要求,派远征军入缅支援英军作战失败后,远征军一部进入印度,编为中国驻印军;另一部则退守滇西,扩编为两个集团军。为打通中国西南交通线,1943年,缅北滇西战役打响。

“那一仗非打不可。当时四面已经不通了,只有滇缅公路。空运物资毕竟有限。如果那条路再被封锁,外援物资进不来,部队就只能坐以待毙。”当时的刘化夷已转至后方保障部队,在这场战役中负责运送物资。

当时,军用物资通过滇缅公路、经由刘化夷所在的运输连送往前线。他带领运输连一班人冒着炮火硝烟开路、运送。身处战争腹地,刘化夷却毫不胆怯,“冲起来,杨六郎;冲不起,吃麻糖(炮弹)”“不知何日是死期,炸死了拉倒!”“要当英雄,不当狗熊”……

从刘化夷的身上能看出,他受团长覃子斌的影响很深:枪林弹雨里不畏死,练起兵来不手软。一次训练新兵时,他被路过的盟军统帅注意到,“对方一看,怎么一个娃娃在带兵?就打听我是谁,什么军衔,”刘化夷现在复原当时的回答时,仍然铿锵有力,“Chinese captain!”

1945年3月,历时一年半的“东方诺曼底之战”的缅北滇西战役胜利,打通了中国西南国际交通线——滇缅公路,打破了日军对我国的包围状态,解除了日军对中国大后方的侧背威胁,收复了大片沦陷国土,极大地配合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太平洋战场的大反攻。

后来,刘化夷在昆明的街上,偶遇了当时的连长。再见面时,他左腿已截肢,双手拄着拐杖。在他那儿,他听到了一个消息:1944年6月2日,团长覃子斌在战斗中英勇杀敌,壮烈牺牲。

战争之后

1945年,抗战胜利后,刘化夷回到了老家湘乡月山,从此再未走入战场。但那一场抗战,却在他的心底激荡了整整一生。

离开战场的刘化夷,身上却一直保留着军人的作风。他当过老师,对待不求上进的学生,常常指着鼻子痛骂,在家庭里也是威望颇高,甚至在旁人眼中有些“过于铁血”。比如,1998年,他的儿子因意外离世,他按下悲伤,独自办完了儿子的丧事,人们疑惑,“为什么儿子离开了,父亲却不见悲伤?”直到几个月后,他一天夜里在山上儿子的坟头晕倒,早上被人发现送医。人们这才发现了事实真相:这位父亲连续几个月来,每天晚上两三点,偷偷去儿子坟地哭泣,到了白天又收起悲伤,照常生活。

一场战争对人的影响,或许只有军人之间,才最为明白。

这些年,刘老仍身体健康,时常外出,年纪越大,就越想念曾经的战友。

2018年,刘化夷去到桂林,参加抗战胜利73周年纪念活动;2019年,他到云南腾冲,祭奠为保家卫国而长眠于此的1万多名湖南同乡;今年,刘化夷在志愿者的陪同下,去到张家界,在团长覃子斌的墓前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,慷慨有力地说:“报告团长,198师594团书记室上士文书刘化夷,向您致敬!”

Posted in 未分类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